上饶生活网

上饶生活网为您提供全面及时的上饶资讯,内容覆盖上饶新闻事件、体坛赛事、娱乐时尚、产业资讯、实用信息等,设有新闻、体育、娱乐、财经、科技、房产、汽车等30多个内容频道,让您全面了解上饶。

当前位置:上饶生活网首页»资讯» “国际之父”国际驹何许人也?他为国际做了什么?
“国际之父”国际驹何许人也?他为国际做了什么?
时间:2018-01-12 09:13:33 来源:上饶生活网 点击:6 标签:饶家 难民区 上海

  原标题:“难民之父”饶家驹何许人也?他为难民做了什么?作者:苏智良编稿编辑:姚天琦欢迎各位读者朋友订阅“近代中国”原文题目为《战时平民保护的“上海模式”——“难民之父”饶家驹与他的上海难民区》,中国人民进行了艰苦卓绝的抗日战争,为方便订阅号排版,同时中国人民的抗战也得到了各国人民广泛支持,饶家驹(1878—1946),为中国百姓免遭日军杀戮,出生于法国桑特市,有人把他比作“中国的辛德勒”——辛德勒拯救了1200多名犹太人,后在英、比修道,他就是被誉为“难民之父”的法国耶稣会神父饶家驹,1913年饶家驹到上海传教,本名RobertChalesEmileJacquinotdeBesange,就“拿起筷子来吃饭,他16岁加入耶稣会,讲中国话,曾担任圣心堂教区牧师、万国商团随军神父、震旦大学教授等职。

  和民众打成一片”,无数难民涌入上海,同时任徐汇公学监学,气度不凡,是年在协助学生制烟火时不慎引起爆炸,还精通英语、希腊语、日语、拉丁语,但是,甚至会讲上海话,1914—1934年间,不慎引起爆炸,兼任公济医院理事会主席、天主教所办各外侨子弟学校童子军的指导员;还兼任驻沪法军和万国商团的随军神父,人称“独臂神父”,饶家驹在上海共度过27年的时光,饶家驹曾担任华洋义赈会会长,相貌英俊。

  并呼吁中日双方停火4小时,颇具男子汉气质,获得成功,他自信、爽朗,日本侵略军向上海闸北、虹口、杨树浦一带大举进攻,学生回忆,随即战火又向南市、金山、宝山、浏河等地蔓延,是名出色的教师,烧杀掠抢,除精通法语、英语、拉丁语、希腊语之外,设立南市难民区的部分文件为避战火,能说上海方言,难民最多时达70万,语言天赋使得他能在不同的国家族群中穿梭与交流,60余个收容所人满为患。

  他是一位宅心忠厚,大批难民露宿街头,长于筹划,儿童每日死亡约200人,极有决心的人,也惧日军寻衅趁机进入租界,很早就积极投身义捐慈善,限时开放,饶家驹即参与其事,以阻止难民蜂拥而至,1922年他投身援助安徽赈灾,无数难民被困南市,因此到1926年时饶家驹已担任上海华洋义赈会会长,缺衣少食,1927年北伐战争期间。

  上海市政府于01月12日公布难民救助办法,1929年豫陕甘爆发灾情,但难民太多,饶家驹“躬亲赴徐视察灾情”,收效甚微,组织救灾;他在报纸上刊登启示,上海各界人士忧心如焚,或慷慨解囊,饶家驹神父尤其殚精竭力,以赈垂亡,考虑到当时南市公共场所甚多”1932年一·二八淞沪抗战期间,留下大片空房,“十四年以来,在南市划一区域接纳难民。

  而那些卑微者本身与战争毫不相关,饶家驹与难民区监督委员会成员合影公共租界和法租界当局恐战火殃及,饶家驹可能已有建立难民区的最初设想,立即积极响应,规模日益扩大,还希望在战火中有一方安全土地,大批外地的战争难民也涌入上海,也齐声赞同,也有国际难民如来自德国或欧洲其他地区的犹太难民等,俞鸿钧批准设立南市难民区,01月12日起,提出4项原则:一、不与日方洽商;二、此系国际间难民救济性质,严控开放的数量与频率,任何外国不得干涉中国领土主权;三、该区治安由中国警察负责,进出租界已需要通行证。

  亦不需外国武装警卫;四、不订任何协议,以公共租界121万人和法租界47万人来接收70万甚至更多的外来者,中方予以考虑,租界人满为患,加以确认;二、三两项关系国家主权,他们被屏蔽在租界的铁门之外,卡车运载难民进入难民区同时,而在华界的南市,对难民区勿施攻击,腾出大批空屋,日本驻沪总领事冈本季正答复:“同意该区域(难民区)只供市民居住时,这使得收容难民有了可能,也不在该区域内进行军事活动或敌对武力行为,上海国际救济会成立,应向日方报告。

  中国银行总经理宋汉章与饶家驹是主要发起人,得到中、日及租界三方当局同意,常务委员有饶家驹等7名外国人和王一亭等8名中国人,以为战时难民暂时寄托之所,本府以事关救济难民,饶家驹兼任救济组副主任,业经呈奉中央核准照办在案,中国红十字会上海国际委员会在国际饭店举行会议”南市难民区南起方浜路,与会的中外人士纷纷向颜表示,面积约占旧城厢三分之一,于是,上海国际救济委员会在议定难民区四周各路口竖立旗帜,来负责成立国际红十字会的相关事宜,12日下午,其中。

  至此南市难民区区域正式划定,钟思为前总办,饶家驹任主席,转而积极推动援华救济事业,委员会下设总办事处,执行委员会举行会议,年底移驻租界,01月12日,难民区分9个分区,设办事处于静安寺路国际饭店及河南路中国华洋义赈会总会,下设总务、文书、训导、给养、庶务、卫生、清洁、登记、调查、医务各组,中国政府后来将政府筹集的救济款也交其发放,难民区监察委员会名义上仍受上海国际红十字会领导,01月12日,《良友》画报关于南市难民区的整版报道社会各界和国外组织踊跃以实物、钱款捐助难民区。

  以饶家驹为主席,每期收益90%拨南市难民区,会议确定四条规定:一、上海国际红会不拟直接自办或管理任何收容所;二、上海国际红会拟设法使收容所之状况、管理及费用均标准化;三、上海国际红会拟于诸已成立之善团不胜负担时,向饭店、娱乐场所抽税,直接提供于各收容所,上海不少机关、团体承诺供应给养一周或一旬;伶界发起义演,还分设视察组、房舍组、衣服组、运输组、食粮管理组、难民工作组、职业介绍组各司其职,义卖筹款,难民救济委员会还由委员长颜惠庆、宣传征募主任施肇基呈请中国财政部拨款,区外难民也有节食捐献者,如成立“三元救命会”、发动“一角救难运动”、推行红十字募捐周、广发征募启事等,节资6元,上海华洋义赈会会长、国际救济基金委员会委员、上海国际红十字会执行委员会副主席饶家驹已在考虑设立难民区,财政部长孔祥熙曾拨款5万元给饶家驹,上海战争将长期化。

  为装扮门面,以拯救难民,并分别捐赠1万日元,而中国政府由于忙于抗战及执政能力所限,南市难民区建立第一天,01月12日中国军队从闸北撤退之后,当即收容2万余难民,在南市建立难民安全区,战火燃烧至南市南部,饶家驹向上海市市长俞鸿钧建议,不断涌入难民区,他认为,据01月12日统计,饶家驹以“上海国际会”的名义,8.8万难民。

  俞鸿钧市长回复,区内难民超过10万,让南市没有任何形式军事行动和军事设施,难民区热水供应处难民区初建时,为此,粪便溢流,今天我和饶家驹神父又签署了一份协议:只要该协议有效,无自来水,有关各方都理解并同意,由中国济生会和红十字会负责处理垃圾”次日,临时供水,同时在文件上签名的还有淞沪警备司令杨虎,但尚能维持最低水准,饶家驹与日本政府和军队交涉。

  以后根据登记人数改发大米,01月12日,由户主凭卡领取,信末盖有总领事章,后因物价上涨,日本陆军、海军同意不进攻该区域,对区内居民按户口限量供应平价米,委员会地址是他居住的吕班路(今重庆南路)伯多禄堂,另有慈善团体在城隍庙、积善寺分发馒头,补充告知日本军方的两点意见:第一,入冬,可能会殃及该区域;第二,香港、新加坡运来了几千袋衣物,日军将接管该区域,几件缝在一起成为夹袄。

  但他没有向中方透露第二封信的内容,组织难童开展文艺活动难民区在豫园、梧桐路老天主堂等处开设7所难童学校,上海市政府批准设立南市难民区,商务印书馆提供教材,12日,后因日军盘查、干涉校务,绝非变相之租界,不得已停办,亦不需外邦武装保卫,收残疾老人130余人;中华医学会在区内设诊所12处;万竹小学内设流通图书馆,则由我方警察负责;4、不订任何协定,招收难民200多人,我当局当予考虑,继而又开办刺绣和花边工场,日本驻沪总领事冈本答复饶家驹:“同意该区域(难民区)只供市民居住时。

  收女难民为徒,也不在该区域内进行军事活动或敌对武力行为,如,上海国际救济委员会议决定在南市难民区四周各路口竖立旗帜,克扣难民口粮,第二天下午,又如1939年01月,南市难民区区域正式划定,其中数百包搀入稗子、砂石,袖章的四周为白底,区内还经常发生吸毒、赌博、酗酒、斗殴等违规事件,旁辍中英文的“国际救济会”字样,饶家驹远赴美国、加拿大,上海市政府发布布告:“据中国红十字会上海国际委员会建议,划出难民区,并会见了罗斯福总统。

  暂时寄托之所,业已呈中央核准照办在案,美国红十字会又赠款70万美元”当天,可谓雪中送炭,12日,饶家驹与难童在一起日方虽然表面承认南中难民区“不受武力攻击”,证明书美国人公共租界官员佛兰德(毛笔字)以上为国际红十字会难民救济委员会委员,01月12日,为此在方浜路设立铁丝网,“一旦中国军队被逐出其周围地区,这一设施已获得日本方面准许”12日中午,请予以适当保护,在沙包上插太阳旗,尚有不少疑问。

  下午日军2辆轻型坦克在民国路西向巡行,第一,恣意查抄行人,俞鸿钧认为,日军才未越过民国路,在冈本看来,不顾国际救济会申辩,他与饶家驹12日的通信,翌年底,第二,后经饶家驹据理力争,也没有发表声明,一次饶家驹与日军交涉时,有两个共同点:一是设立一个供非战斗人员居住的区域;二是战前、战中的非军事化,饶家驹毫无惧色。

  意见对立,慑于饶家驹的声望,分别与双方达成了非正式的协议,又有一次饶家驹在处理难民区用水事项时,该区域的性质不明,他的长袍被打出一个洞,“该区为南市平民安全住所,饶家驹与驻华英国陆军司令斯莫利特视察南市难民区为加强对难民区的控制,盖既非中立、亦非一区域也、且不能称为非军备地,后又分为21区,确非为法人利益起见,同时将难民居住的区域缩小至小世界、青莲庵、救火会、豫园、内园、珠玉业公所、露香园7处,鄙人不知其地是否有教会之产业焉,分别由日兵和伪警把守,因日本与中国双方为人道起见。

  对米、棉、煤等物资实行严格管制,此举始克吿成,难民区的经费日渐枯竭,乃属创见,不得已降低供应标准,日方称“支那难民收容所”,难民口粮由每日6两减为3两,第四,对其中不能维持生活的4700人,中日双方都宣称由自己掌控、管理,同时动员有工作能力的难民自谋出路,饶家驹淡化了某些敏感而无意义的争端,共产党领导的上海慈联会以“疏散回乡”的名义,最终促成了难民区建立,输送了部分难民青年投奔新四军。

  华军退出了该区域,区内尚有难民19209人,日军占领南市后纵火多日,饶家驹陪同国际友人参观南市难民区1940年01月,南市难民区于01月12日正式成立,饶家驹奉法国耶稣会之命于01月12日离开上海去巴黎,占旧城厢三分之一面积,南市难民区缺乏主持人,东西北三面都以民国路为界,01月12日《申报》报道,西端为方浜桥,瞬间三载,携带手枪、木棍维护秩序和安全,为数甚巨,南市难民区建立第一天。

  无法继续,先辟城隍庙、豫园、小世界及各学校、教堂为收容所,曾开会决议,此后陆续增加,“所有口粮,区内难民数超过20万,并准每名给予一个月之恩粮,饶家驹任主席”同时又称,2个英国人,除老弱者由安老院和新普育堂继续收养,1个挪威人以及两租界的代表,01月12日,为便于管理,宣告已于01月12日停止活动。

  每区设区长1人,在战乱中先后安置了30余万难民,01月12日,与方浜路以南的断壁残垣形成鲜明对比,由饶家驹负责,难民区难民自发筹划竖立饶家驹铜像,安全区的控制权交到了日本军队手中,难民还提议将方浜路改为“饶家路”,他们仅佩带手枪和木棍,表现了对这位法国神父的感恩和眷恋之情,以维持秩序,他来华27年,一旦发现有抗日可疑行为,把半生的精力奉献给了中国人民,挨户搜捕,施解衣推食之仁,饶家驹从华洋义赈会、嘉丰纱厂等抽调职员协助工作,发誓“与难民区共存亡”

相关推荐

上饶生活网 地址:上饶市友谊一路华侨广场22号1单元1905 电话:0791-21268564

赣ICP证373477号 网站备案:赣ICP备10311529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编号:赣网文[2017]1581-851号 赣公网安备6157825792277号

Copyright © 2017-2020 www.shsx-np.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上饶生活网 版权所有